董延齡

【記者段采伶專訪】已屆70餘歲的董延齡,絲毫不見歲月在他身上刻劃的痕跡。雖歷經動盪戰爭時代的磨難、艱苦的成長環境,董延齡專注於中醫研究,書櫃上佈滿著海內外的多項獎勵和榮譽:中華民國第一屆傑出中醫師、中華民國中醫終身成就獎、美國西北咸林大學傳統醫學榮譽博士、自然醫學整合研究所榮譽教授、世界傑出華人獎、終生成就獎、十大傑出中醫等,均肯定他在漢學醫術上的成就。他對人生仍充滿珍惜與感恩,「這一路上幫助我的人很多,很感激他們,而在建國百年能獲得淡江金鷹獎,對我而言,是很光榮且深具意義的紀念。」

董延齡的中醫是家學淵源,父、祖兩代懸壺濟世,因此,從小即被父親嚴格要求背誦湯頭歌訣、雜病心法等中醫基礎課程,課業之餘仍會研習中醫醫術。但隨著父親過世,董延齡決定考中醫師執照以繼承衣缽,1974年考取中醫檢定考、1975年完成中醫特考。

身處在和平年代,我們很難想像戰爭時期的求學生活,回想起過去的求學經驗,董延齡表示,「那時根本無法好好讀書,只能和大人們一起躲避戰火。」和家人輾轉來臺後,原以為生活可以較為平順,但為了家中經濟,只能放棄學業考上郵局特考並在基隆郵局服務。不過,並未澆熄他對學習的熱愛,於1964年考上本校中文系後,以半工半讀完成大學學業。那時,他已經近30歲。他笑著說,「半工半讀真的很辛苦,還曾經瘦到只剩下49公斤,不過,求學時代仍是快樂的。」

在工作、課業及中醫檢定考的多重壓力讓他喘不過氣來,讓他堅持的動力,是中文系廉永英教授的鼓勵,他回憶指出,「那年農曆初三,到老師家拜年,提到休閒活動在讀中醫時,老師很鼓勵我說,『中文系的學生,學中醫是最好的,繼續努力。』」

董延齡行醫近30年來,活人無數,並曾任郵政總局中醫室主任、中醫師考試典試委員中醫師考試檢覈委員、立法院及考試院駐診醫師、衛生署中醫藥委員會委員、文化大學中醫師再教育客座教授等。問他印象最深刻的事,就是治好立法委員李文齋,「當時李委員在立法院開會時突然昏倒,住院十多天仍重度昏迷。經約兩週的療治後,李委員便漸漸有好轉。」並曾治癒考試院秘書長夫人多年的頑固性頭痛,進而受聘於立法院及考試院駐診醫師。此後,董延齡名聲不脛而走,政商名流看診絡繹不絕,並受邀為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總統及王室等人、前菲律賓副總統夫人、寮國三軍總司令、參謀總長以及國內外政要等人看病。儘管如此,董延齡無論何人求診,他總是一視同仁,全力以赴替病人診治,他答道,「每個生命都是珍貴的。」也因著盡心的態度,讓病人對董延齡更加信任,面對極大的看診壓力,他自有紓壓心法,「我會早晚打坐一遍,讓身體放鬆,讓腦子完全沉靜,讓心神寧定,並把自己放空。」

現在的董延齡,仍孜孜不倦於中醫的修習,中醫著作及研究論文無數,並因著時代的進步,提出適合現代人的保健養生之道,同時在工作之餘參與義診及演講活動,今年已經完成32場演講,「因為上天給了我很多挑戰,在人生歷練的過程中,得到很多人的幫助,希望能以一己之力,來幫助更多人,並宣揚中醫文化。」在獲得第25屆金鷹獎之際,他勉勵在校學弟妹,「無論逆境與否,多發掘自己的興趣及潛能,並加以深耕,自然就會有適合自己的道路。」

董延齡以醫者父母心的熱誠,驅使他堅守在中醫的崗位,並無私地公開中醫之術和養生調養之方,為推廣國民優生保健而努力不懈,以實際關懷行動和中醫專長,幫助更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