練福星

【記者梁凱芹專訪】建築系第三屆校友練福星曾經是老師,熱愛當畫家,現在則是建築師。「有幸成為建築師,不僅可以設計優質機能空間使人們生活舒適,也能設法節能減碳貢獻地球、創造都市美好景觀,並能讓建築物作品轉化成文化歷史中的一部分,在工作中可以貢獻人群,是很有意義的。」

 現任全國建築師公會理事長的練福星,環顧他的辦公室,除了簡潔的擺設,牆上也掛了一幅出自他畫筆的油畫-《諾曼第的斜陽》,「畫畫讓我感覺到自由,是我真正能發揮的時候。」在進淡江念書前,練福星就讀師範學校,曾在花蓮當了兩年老師,不管是美術、音樂樣樣都要精進,練福星打趣著說:「因為當時畫畫得了獎,我才知道原來我也會畫。」而繪畫,就是讓他進入建築領域的關鍵。結束了教職,練福星考進淡江讀中文系從「文」轉「理」,是因為當時接觸了建築系,「我看他們畫的就是我內行的東西,也有信心畫得比他們好。」後來在室友黃忠漢的建議下,決定轉入建築系,還得到導師唐啟琨和馬惕乾主任熱忱的協助,令他終身難忘。但接踵而來的微積分和物理計算,卻讓文科出身的練福星吃了不少苦頭,「有兩年的時間,中午幾乎都在圖書館看書,這是我求學過程中最難讀的一段。」

 通過「理性」的磨練,練福星如倒吃甘蔗,發揮擅長的「感性」優勢,「後來發現不管是力學或是微積分,懂了之後反而覺得是最簡單的科目;但文學和藝術的素養則不同,做不出來就是做不出來。」畢業之後,練福星在民國63年參加高考、特考還有電信特考,連中三元,頓時成為系上風雲人物,之後也進入臺北市政府建築管理處就職。

 經過一段公職的旅程,練福星後來決定自己開業,爾後獲得傑出建築師金龍獎、臺灣全國性建築競圖第一名等殊榮,但印象最深刻的是和以前的同學洪利邦、陳山琦合作的大型作品-臺北新都,獲得建築界最高榮譽-臺灣省政府的優良設計獎。「我很幸運,當時保富建設負責人,畢業於淡江物理系的夏奕剛很相信我,給了這個可以發揮的機會,很感謝他!」

 而公寓大樓這類集合住宅,是練福星設計過不同類型的建築中,最得意的一項,「整個住宅的動線、空間,其實都需要細膩地思考,而且看了自己設計的平面圖,可以保證住戶入住之後,一定會非常舒適。」這是練福星可以直接感受到的成就感。

 富有同理心的練福星如散發光與熱的太陽,讓周遭的人事物都得到了正向的力量,「練老師是我一輩子的貴人,如果沒有他,就沒有現在的我。」現任花蓮縣海星高中校長林福樹回憶,練福星在花蓮縣新城國小教書第一年的學生,當時因為家境因素,原本不打算繼續升學,但練福星鍥而不捨地拜訪林家,希望讓林福樹繼續求學,「就算被我父親趕了出來,他還是堅持到底。」林福樹透露,練福星在教育上的態度,也影響了自己,「我絕對不會輕易放棄每一個不管是經濟、學習有困難的弱勢孩子,這是我以練老師為教育典範抱持著的態度。」

 「建築在我人生的比重應該可以占百分之九十,剩下的百分之十就留給畫畫吧!」對練福星來說,畫畫是讓他自由發揮的時候,「建築有太多因素限制,像是法規、環境,還有市場、業主的愛好,要達到自己最滿意的程度其實不容易;但畫畫不同,綠色的樹一念之間就可以把它改成紅的,想怎麼作都可以達到百分之百的自由。」

 練福星表示,得到金鷹獎後,是一個機會讓自己開始思考是否還有哪些應努力未完成的事尚待達成,並用更寬闊的觀點看待事物。最後,練福星勉勵學弟妹,「人在社會上,會碰到很多狀況,當然也有困難。」遇上難題、失意的事情,要用積極進取的態度去面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