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國森

【記者陳思嘉專訪】黑色方框眼鏡底下炯炯有神的雙眼,透露著他天生勇敢開創新局的個性;黑白相間的頭髮是他用青春歲月打拚事業的痕跡,凡事都有自己的一套原則,也不忘要求新求變,「做甚麼事情都要充分準備」,鈺緯科技開發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陳國森今日的成就,便是憑藉這份腳踏實地的態度使然。

畢業於本校電子系(今電機系前身)的陳國森來自彰化鄉下的務農人家,在家中10個小孩裡排行最小,但長兄即父的觀念將兄弟姊妹間的感情緊密結合在一起,哥哥上臺北工作時便把陳國森帶在身邊,這樣的家庭結構影響了陳國森的人格養成。談吐之間,陳國森總散發著自信,「我追求我想要的,而且我都做得到。」,陳國森不因身為家中老么而驕縱,反而從小就不安於現狀,心裡頭老是有一百萬個「為什麼」困擾著他。

 陳國森回憶當時來到淡江的情景,那時是十月初,灰色的天空飄著細雨,對於許多人不喜歡的下雨天,陳國森卻享受這種風雨飄渺的景致,那時候學校還沒有那麼多的建築物,附近房舍也寥寥無幾,由於通勤關係,除了參加過電工合唱團及羽球社外,鮮少參與學校其他活動。課業方面,率性的陳國森總是只去自己想上的課,「大部分的時間我都在牧羊草坪抽著菸做白日夢!」陳國森打趣地說。不若其他同學煩惱畢業後找工作,陳國森早早便立志要和哥哥一樣從事電子業。

 畢業後在哥哥的公司工作了幾年後,事業心及企圖心強烈的陳國森,想要有一番作為,於是大膽地帶著兄長提供的20萬元和一部二手電容器加工機器,租了一層約30坪的公寓,開始創業之路。對經營管理沒有涉獵的他除了買書回家研究,也四處請教懂管理的人。起初,公司缺人手,許多事都要親力親為,後來才漸漸地成立一個個部門協合運作,在機運和策略的相輔相成下,4年左右,便順利累積一小筆財富,進而擴充至170坪標準廠房。陳國森回憶創業初期,每天睡不到4小時,相當辛苦,但是他說:「你一定要付出比別人多,才有機會成功。」

 公司上了軌道後,開始以每5年為一期做較長遠的規劃,並依客觀環境變化不斷進行策略調整,期間經歷擴廠、海外投資、股票上市、多角化經營和合併整合等。他說:「我當總經理時,部門主管跟我開會只有早上或晚上7點可以選擇。」因為,「上班時間本來就應該做自己份內的工作,而不是花時間在開會上」。陳國森不喜歡一成不變的生活,每個月總是有幾天心血來潮,便騎著重型機車或自行車到公司上班,認真負責的陳國森更是經常最早進公司的人。

 陳國森對淡江有著深厚的感情,但他也坦承,剛進入淡江時,看見實驗室的設備少得可憐,讓他有些失望,他說:「甚至有時候還得從家裡帶零件來供大家做實驗呢!」話雖如此,感性的他仍然感謝母校的提拔,對教導過他的每位老師都心存感謝,也希望事業有成後能夠回饋母校,因此,陳國森和幾位學長在十多年前籌備創立了電機系系友會,也對募款購置系上設備和推行各項活動不遺餘力,只希望能對學弟妹有所助益,也因為這樣的熱忱與無私,讓陳國森成為本年度的金鷹獎得主。

 陳國森的興趣很多,愛攝影、賞鳥,但也常感嘆沒有時間經營興趣,家中有許多專業攝影器材,但少有機會可以使用。事業成功的陳國森很愛家,一直捨不得離家太遠,而不常出遠門旅遊,因為「家」就是他心中最佳的渡假勝地。陳國森因為懷念小時候純樸的鄉村生活,把家中的庭院打造成一座小型的農莊,除了飼養許多鳥類和水禽,如孔雀、綠頭鴨等,還種植了許多蔬果,每天早上陳國森都會巡視庭院一番,甚至摘幾顆水果來吃,就當作是早餐了。現在的他一個禮拜有幾天會利用早晨的時間去騎馬或打高爾夫球,然後再去上班,陳國森說:「我這是在調適未來的退休生活。」因為他認為人一旦失去權力,心裡便會感到空虛,也容易生病,所以他要提早調整退休前後的生活。

 「每個成功的男人背後都有個偉大的女人」,陳國森的家庭是傳統的男主外、女主內,他很感謝老婆讓他可以無後顧之憂的打拚事業,可以比別人多投注心血在事業上,但也因此鮮少參與孩子的成長,造成3個孩子對陳國森多少有點距離。爾後,隨著小孩年歲增長,陳國森也慢慢地改變自己,開始跟孩子們勾肩搭背,用兒女的語言和他們溝通。後來因感佩系上老師的教學態度,及肯定電機系所在機器人領域表現,他鼓勵二兒子就讀本校電機研究所,父子也因此多了一份學長、學弟的關係。陳國森相當肯定母校培育的學生,但他也期許學弟妹能在求學階段扮演好學生的角色,充實各方面的知識與技能,「畢竟社會是現實的,有努力不一定會成功,沒努力一定不會成功。」

 心中總是溢滿了積極正向的態度,不固步自封、不拘束於現況的陳國森表現出淡江人獨有的創新特質,樂於分享、樂在回饋的他協助電機系一一找回更多畢業系友,募款推動設備的更新與購置,讓學弟妹們擁有新型的儀器可以使用,推己及人的陳國森能獲得本屆金鷹獎,實至名歸。